数字化校长管理中心
用户名: 密码:

领导专家:柳斌

中国校长独特展示平台http://www.xiaozhang.com.cn

柳斌:把学生从“作业困局”中解放出来

发布时间:2014/8/29

0次查看

柳斌发布

[核心观点] 要办好教育并不难,要出人才、出杰出人才也不难,难的是改革我们的教育体制,是改革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、“一次考试定终身”的这种制度。即使急于出人才,那也不能采用“无穷考试”、“无限作业”的办法,那是摧残人才、扼杀人才的办法。正确的办法是要按教育规律办事,要把教育规律提高到不但要遵循,而且要敬畏的高度。 首先,我想提的一个问题是:校外教育重要吗?如果说重要,那我们对于这种重要的事情为何都有不好抓、抓不好、很难抓的困惑呢?其实,校外教育在整个教育事业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从政策层面是解决了的。比如,在国家教育规划纲要“义务教育”一章中就规定了“加强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,丰富学生课外及校外活动”,“学校要把减负落实到教育教学各个环节,给学生留下了解社会、深入思考、动手实践、健身娱乐的时间”。在体制改革部分又强调,“注重知行统一。坚持教育教学与生产劳动、社会实践相结合。开发实践课程和活动课程,增强学生科学实验、生产实习和技能实训的成效。充分利用社会教育资源,开展各种课外及校外活动。加强中小学校外活动场所建设。加强学生社团组织指导,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和公益事业”。 我们的教育,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学校外教育,都存在一个什么是“以人为本”以及怎样实践“以人为本”的问题需要讨论、需要认识、需要解决。有人一见到我就说:柳斌同志,现在的孩子学得太苦了,他们不快乐!我回应说:是啊!现在的孩子们真的是学得太苦了、太累了、太死板了!他们缺少愉悦,缺少朝气,缺少活力。在学习过程中甚至缺少疑问,缺少执着的探求精神和勇往直前的进取勇气。他们在“应试”压力下生活得十分辛苦,十分无奈。 最近网上有一首《作业歌》,是他们心灵的写照:无边落木潇潇下,不尽作业滚滚来。君子坦荡荡,小人写作业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尤在写作业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写作业。洛阳亲友来相问,就说我在写作业。少壮不努力,老大写作业。垂死病中惊坐起,今天还没写作业。生当作人杰,死亦写作业。人生自古谁无死,来世继续写作业。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正在灯下写作业。 如果我们的社会把“考试分数”作为进入社会、获得劳动就业岗位的准入证,我们的教育则把“应试科目”和“题海”打包成一个笼子,名字叫“作业”,再把学生一一关进这个笼子,没完没了地写作业,置他们于“苦海无边,回头无岸”的境地,然后是著名人物又大声呼唤,说为什么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来?那么,面对这种情况,我们是不是应该由此省悟到“以考试为本”、“以分数为本”甚至“以教科书为本”的教育,离“以人为本”的教育相去甚远呢!目前有一种“没有教科书——给孩子无限可能”的教育理念正在大洋彼岸悄然兴起,这很值得我们深入思考。 其实,要办好教育并不难,要出人才、出杰出人才也不难,难的是改革我们的教育体制,是改革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、“一次考试定终身”的这种制度。试问,这样一种让“分数”和“文凭”去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而不是让道德、能力和贡献去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体制,难道是合理的吗?是有生命力的吗?是符合科学发展观的吗?由此产生的后果不仅是难以产生杰出人才,严重的会影响到公民个人素质的完善,更严重的将导致民族素质的危机与社会品德建构的坍塌和溃败。 即使急于出人才,那也不能采用“无穷考试”、“无限作业”的办法,那是摧残人才、扼杀人才的办法。正确的办法是要按教育规律办事,要把教育规律提高到不但要遵循,而且要敬畏的高度。我认为,唯遵循规律、求真求是者能得到人才,而违背规律、急功近利者将失去人才。 所谓遵循教育规律,扼要地讲,一个是“顺性”,一个是“适需”。成功的人生是多种多样的,不要盲目地给他们设置“哈佛女孩”、“剑桥男孩”,或者其他种种虽然诱人但并不现实的追求目标。教育不是捏泥人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。教育尤其不能被“考试”和“分数”牵着鼻子走,而必须理性、科学地导引学生个性化发展。教育个性化讲求的是“顺性适需”,把张三培养成最好的张三,把李四培养成最好的李四,把每个学生培养成最好的自己。正如游乾桂先生所言:“严格说来,教育的实践并不太难,只要把人放到对的位置就行了,如同禅宗所言‘鱼在水中,鸟在青天’,可是何以我们偏偏使鱼在青天,鸟在水中呢?”所以,出人才的关键是要有正确的育人理念并创设良好的育人环境。 所谓“适需”,其实就是“学有所教”。党的十八大从改善民生的角度提出“学有所教”,给新时期的教育改革提出了新思路、新任务。这里涉及许多重要研究课题,涉及学习型社会建设问题,涉及终身教育问题,涉及育人模式的重大转换,涉及深化课堂教学改革,涉及变“教有所学”为“学有所教”等问题。“教有所学”是我教什么你学什么,“学有所教”是我学什么你教什么。把“教有所学”转换为“学有所教”,是一场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的重大变革。而现在的实际状况大体上却是:他考什么,我教什么,你学什么。这种千校一律、万人一面的模式化,同质化现象,正是制约学校特色发展、制约人才培养多样化的重要原因,也正是当前提高教育质量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。而校外教育恰恰可以在适应“学有所教”的转换中发挥重大作用。 “以人为本”是素质教育的核心。教育不仅仅是传递知识,教育的功能在于全方位育人。教育对于受教育者应当是以学启其智,以德导其行,以爱润其心,以动健其体,以静养其神,以劳强其能,以美修其身,以群广其志,以信立其诚。唯其如此,才能让学习者能够通过学习,学会做人,学会求知,学会办事,学会健体,学会审美,学会创造,成为一个健全的高素质的公民。 显然,把学生关进“作业笼子”是不可能完成上述任务的,也解决不了问题。解决问题的方法,一个是基于考试制度的改革和完善,一个是基于社会就业制度的改革和完善。最好、最重要的还是遵循“基于自然规律解决问题”的法则办事,即打开笼子,是鸟儿让它飞向天空,是鱼儿让它翔入大海。这就要求把包含必修课、选修课、活动课在内的适应公民素质发展需要的课程教材体系建立起来;把课内外、校内外沟通起来;把学校、家庭、社会联系起来,创设良好的环境和条件,让孩子们有时间、有空间、有心情去从事自己爱好的读书、科技、劳动技能、公益事业、社会实践、旅游、野营等多种多样的活动。不是“作业”出人才,而是活动出人才。 在这方面,上海市曾创造了很好的经验。上海嘉定浏河营的校外教育活动基地在全国很有名,为上海市校外教育的发展和上海市素质教育的提升做出了重要贡献。当时,上海总结出一个重要经验,概括为两句话:课内打基础,课外出人才。我觉得这个经验很好,是一个真理性的认识,其内涵价值值得进一步深入发掘。前不久,我看到清华大学朱邦芬院士的一篇文章,他也提出了类似的见解。他对于一流人才培养提出了三个观点。第一个观点是一流人才主要不是课堂教出来的。他认为关键是人才成长的环境(包括小环境和大环境)。第二个观点是一流创新人才要具备一些基本素质。他认为我们学生最缺的素质是好奇心、想象力和批判性思维,尤其是发现问题、提出问题的能力。第三个观点是因材施教。他强调尤其要给好学生提供一个更大的空间,让他们有更多的自主权去主动学习。 有时,我百思而不得其解,我们为什么这样迷恋、依赖或者竟是热衷考试。难道真是文化基因的原因吗?难道真是鲁迅在《文化偏至论》中所说的国民性问题吗?我想,问题最终可能还是在于我们教育制度的顶层设计上。在丹麦的学校,12岁以下的孩子没有成绩单,老师与家长鼓励孩子发展天赋,不鼓励比较,不选模范生。以色列17周岁以下不举行统一考试。意大利、德国、澳大利亚、墨西哥、加拿大等国家都没有全国统一高考。美国也没有统一高考,其高校招生参考一个民办学术评估机构SAT的考试成绩,一年可以考7次。我们之所以仍然要重复70年前陶行知先生提出的“六个解放”:解放学生的头脑、双手、眼睛、嘴、时间、空间,也仍然是为了让孩子们从“无限作业”的困局中走出来,以培养他们的创造精神,解放他们的创造能力! 是的,现在是我们遵循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关于“改革质量评价和考试招生制度”的要求、下决心深化教育体制改革的时候了。让我们创设更好的育人环境,使孩子们能步入社会生活,亲近自然,在广阔的天地里经风雨、见世面、长见识、增才干。要让他们有“我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机会;有传递爱心,尊老爱幼的机会;有勤劳节俭,爱家爱国的机会;有服务社会、服务公众,扶贫济困、助人为乐的机会;有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机会;有触景生情,感慨万端的机会;有倾诉衷肠,声泪俱下的机会;有“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”的机会;有“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,乐以忘忧”的机会;有“知恩图报,感激涕零”的机会;有感受相互间同呼吸共命运关系的机会……一句话,让他们做一个扎根于现实社会、充满生命活力、实实在在的普通中国人。 那么,杰出人才呢?其实,杰出人才与普通人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界限。我认为,杰出人才就在13亿素质很高的国民之中。这些普通的中国人在他们实干兴邦的道路上,在他们为“小康生活”、“和谐社会”、“美丽中国”理想的不懈追求里,在他们因探索而生智慧、因实践而出真知的奋勇前进的征途中,杰出人才就会应运而生、脱颖而出。那时,一个人才辈出、星汉灿烂的局面就会展现在我们眼前!

分享到:

柳斌

职位:原国家教育部副部长

专家经典之作

联系专家

学校:

电话:

邮箱:

柳斌专家畅谈教育论知

Copyright © 2013 专家—柳斌的官方网站.

技术支持:中国校长网    免费服务专线:400-606-3393

中国校长网提供免费校长咨询服务,长期与数万名校长联手合作,打造出了覆盖全国范围的校长联盟平台!